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 » 工作动态 » 媒体报道
【战疫日记】贵医大二院援鄂医生王黎战疫自述
字号:[]  点击率: [我要打印][关闭] 视力保护色:

 

2019年12月初,武汉出现多例不明原因肺炎,当时看见这则消息的时候还未引起我的关注。2020年1月中下旬,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数明显增加,记得1月21日报道的是290多例,那时我的心里就咯噔一下:这个肺炎短期内增长这么迅速,不乐观啊。而且钟南山院士到达武汉,调查后发言,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已经发现人传人现象。

  1月23日,武汉实行交通管制,随着一天天过去,新型冠状病毒肺炎“急速”增加,一个个省市陆续出现确诊病例,每天看着祖国各地的医疗队伍驰援武汉,内心真的是百感交集,我第一次深深的意识到医务人员为非紧急撤离人员的原因。知道了有的医生递交请战书,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“不计报酬、无论生死”,顿时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,为了人民的健康和生命安全做出这样的决定,真的是我们医务人员的楷模,想着如果我也是学呼吸专业该多好,这样我也能帮上忙,做出小小的一份贡献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全国各地确诊病例已上万,各省均一级响应,这可是国家出现战争或重大事件才会做出的最高级别响应。

  2月初,科主任告知武汉市疫情严重,全国各地的医院均派遣医务人员支援湖北,大家踊跃报名,写下申请书。生命对于个人来说都是最贵的一次性“奢侈品”,个人对于社会来说是大海里的一滴水、沙漠中的一粒沙,但是个人对家庭来说却是顶梁柱、一片天,如果家庭失去丈夫或妻子、孩子失去爸爸或妈妈,那将会是“毁灭性”打击,疫情就是命令,现在的医护人员就是战士,我们不能退缩,不能当逃兵,我向主任主动申请,请战湖北抗疫一线。

  2月11日上午9点,我正在值班,突然接到通知要求收拾行装,即刻奔赴湖北鄂州支援。下午1点30分,我跟着院里第二批支援医疗队其他14名成员在医院领导和同事的欢送下出发贵阳。晚上来到贵阳龙洞堡机场,省委孙志刚书记、谌贻琴省长等领导亲临机场为我们全省第四批共337人的医疗支援队送行,进关时,通道两旁的警察同志整齐排列为我们敬礼,道一句“你们是英雄,向你们致敬!”顿时让我有一种真正踏上战场的感觉,我们都是为人民生命和健康而战斗的战士。

  来到鄂州,水土不适,天气寒冷,可是我们不怕,我们抓紧时间练习,掌握防护服的正确使用、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要点,争取尽早开展工作、尽早“进舱”,因为早一天收治病人,就能让病人早一天得到治疗,早一天康复。短期培训并掌握技能之后,我们立即进入病房参与救治病人。第一天值班,收治18名病人,穿着防护服“进舱”7个多小时。不吃饭,不上厕所,“全副武装”下,呼吸困难,耳朵也被口罩勒得生疼,护目镜里更是汗水、雾气混在一块,走路都看不清楚。工作结束,只能凭光感走到缓冲间脱下“战衣”。防护服脱完,里面穿的“洗手衣”全都湿透了,脸颊、额头也都被护目镜勒出深深的印痕,生疼生疼的,工作结束后,感觉人都像虚脱了一般,虽然身体累得不行,但内心是充实的,一个班能收治那么多病人,让他们康复,就是让18个家庭有希望。

  在鄂州这里工作强度大,变化也很快,根据贵州援鄂医疗指挥部安排,我从1组调为6组,整体接管七、八病区,共84张床位。为早日开诊,医务人员放弃休息时间进场布置,平时在家10斤米提着都费劲的我,一天里抬了十几个铁皮大柜子,十几张床和桌椅。我第一个夜班,我们接收了39个病人,询病史、确定治疗方案、安排检查、写病历,一连窜的事情有序不断的开展,有出舱的医生整个面部都水肿起来,眼睛都肿成一条缝了,我们看着对方的脸忍俊不禁,哈哈大笑起来,但笑着笑着眼眶又都湿润了,相互心疼对方,都觉得大家真的不容易,但我们再苦再累也觉得值得!

  我是一名普通的医务人员,只是数万驰援湖北的医务工作者中的一份子,即使剪掉心爱的长发、背井离乡、冒着受到感染的风险,我也绝不后悔做出奔赴一线的决定。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“疫”中,每一个人都是英雄,都在为早日战胜“新冠”疫情而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。让我们一起为武汉加油、为湖北加油、为中国加油!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